Pinned post

不知道大家对炸号禁言有没有一些集体记忆。我有印象的第一次微博大规模炸号是修宪,好像在那之后日常的随机爆破就成为常态。但是像这次弦子这样因一个具体的事件或时间节点引发的大规模封号禁言有过几次,豆瓣也是类似,在几件事情和节点上有过集中封禁,但具体因何而起想不太起来了。所以想听听大家的经历和记忆,你们印象里哪些事件是被特别针对过的?

Jusang boosted

:Parrot11: 毛象令人感到舒适,不过是同温层效应明显点,其原因一是使用方式跟主流社区不太一样,要稍微费点脑子才上手,这就是学习能力方面的同温层,二就是大批人都其他平台流亡过来的,大平台如鱼得水的干嘛费神搭梯子的到这注册呢,这就是观念方面的同温层,第三用户绝对人数太少,氛围就热心点,就像城市里的行人都冷漠擦身而过,住村里,在田埂子上跟人走了个迎面会冲你笑那种。。。
同温层效应明显,用户舒适了,也就是说有高等教育背景同时思想不太传统的人在毛象上比主流平台上比例大点
二十年前,中国互联网的同温层就跟今天的毛象相似,随着移动用户端的普及和全体人民生活互联网化消失了,十年前,豆瓣网的同温层就跟今天的毛象相似,随着豆瓣想学微博搞商业化搞全民化消失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不应该全民普及互联网,咱们就舒适了?——说明了在一个人口数量庞大而且群体之间裂痕巨大的社会,是应该有针对不同目标群体的不同产品。。。不要妄想做一个东西吃遍所有群体,但是,“万众一心”,十四亿群众都一个思想,一个品味,一个偏好,把小众也统合进大众里,不就是上到大一桶政府下到商业平台的妄想吗。。。

Jusang boosted

⚠️ 

five指北组(不是那个私密组)发的关于舆青control

划重点【他们还要我们去爬静外网站的相关信息..呵呵...但肯定的是,目前所有的做舆青的公司,都没法做到爬取静外网】 【经验就是,如果想要去平台上讲一些啥,最好用拼音/换字等方法,目前爬虫方法主要还是依靠关键词提取! 只要关键词不被搜到就不会被知道!】 【contorl 的过程是:你的帖子->平台自身算法->如果命中关键字,但未在平台的算法里,进入以上企业的监测(镇负要保证第三方客观&爬虫一直就是灰色地块,所以他们不可能自己做)->企业用自己的算法发现,汇报镇负->镇负出手通知delete。镇负是不会直接自己监测自己删除的。】

Jusang boosted

现在的《南风窗》不值一提,但十多年前,“南方系”没被整肃的时候,真的是时代先锋,不属于“南方系”的南方系。起码2003年到2009年,《南风窗》每年年底的“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组织榜,那真是让人觉得公民社会正茁壮成长,渐进转型并非遥不可及。在经历习时代种种倒行逆施之后,如今回看,那真是很多同时代人都做过的一个瑰丽的梦。痛苦的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
当年正读大学的我,是《南风窗》的忠实粉丝。还主动请缨制作了一年多的“南风窗电子刊”(后期陈义萍接力一年多)。即便南风窗后来上网了,很多文章网上仍然找不到。如果你对2008到2010年的南风窗电子刊以及2003年到2009年的年终特刊有兴趣,可以从这里免费下载(75个PDF文档,共140多M):1) 百度网盘:2008年pan.baidu.com/s/12uguI4Uqq1D5m 2010年pan.baidu.com/s/1hLDUcgBPJt03H 年终特刊pan.baidu.com/s/1L0cewRveFUznJ
提取码均为:1234 (2009年总是被禁,不知哪个文件敏感,无法通过百度网盘分享)2)Google Drive网盘: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

笑死,贵卡这个装完逼就跑干得太漂亮了,不愧是你!

Jusang boosted

应亮除了导演原来还写文章,在CathayPlay机缘巧合参加了他的影展活动,挑战集中看完了全部参展影片,结果获得新的一个月会员又没再看了… :blobcatboopsweat:

总之文章很有深度,结尾的注释基本总结了事件始末,很值得一看。也摘录点放这——

第一,威權和極權的行事特徵是偶然和反覆。

第二,中國的村從沒有過真正的自治。雖然,20多年前已有了《村民委員會組織法》,但黨支部書記才真正決定一切。黨之所以推行村級自治,目的肯定不是削弱管控,恰恰是想通過這種「賦予」民主的形式(儀式),以增加自身合法性。

黨支部書記是由黨內選舉、經上級黨委批准產生,而該「黨」並不在輪替機制內,不受任何競爭和監督。所以,小漁村雖獲得了真普選,但由選舉產生的機構非地區最高權力機關,其日常工作僅僅是繼承、執行既有的政治、經濟政策、制度和法例而已。

第三,自己城市自己救,是唯一出路。中國的地區行政級別為省、地、縣、鄉4級。現實中,比鄉更基層的地區為鎮和村。作為特區的香港,為省級。烏坎村雖為萬人大村,但屬行政的最邊緣,甚至村幹部都不在國家公務員編制內。

2012年至2014年短短兩年間,中國制度化的亂收費、亂攤派、戶籍管理、計劃生育、殯葬腐敗、教育落後等等現象,成為日常的細節和事實,不停推動民選幹部們去背書和執行,很快便全部摧毀他們的自信、熱情和大好年華。再加上村民看不到拿回土地的可能,兩年間便對新村委失去信任,矛盾激化。

中國農民與1949年後政權的關係,密切而荒誕。1950年,中共土地改革的目的並非只是改變所有制,而是要將農民與政權強行綑綁。以「均貧富」確立的運動合法性,發動農民批鬥地主、富農,並對其施以強暴力,造成幾百萬死人死亡,藉此將原本清白的農民階級「染紅」,進而令其與政權迅速地合體。這是建政初期對關係改造第一步。

中國有今日是合謀和共業所致,極權所做的只有兩件事:散佈謊言和製造恐懼。

於常態社會內,爭地權這個經濟動作,必定會升級為政治行動,進而成為社區民主化的開端。可是在烏坎、在中國農村、在中國社會,有一個死結未解,那就是:對歷史真相的釐清、公開、反思,進而清算。

而烏坎人的特殊之處,也正是打動觀看者的地方是:呈現出一種勇者的有序。所以說,這是烏坎村的個案魅力,也是烏坎人的性格魅力。

(按:结语,摘自北岛《回答》)
「我不想安慰你 / 在顫抖的楓葉上 寫滿關於春天的謊言⋯⋯但我相信 你的眼睛 / 但我相信 滾燙的淚」

twreporter.org/a/opinion-wukan

Jusang boosted

小红楼事件,早上在讨论的时候,很明显是“一男子疯狂行性贿赂,杨浦区公检法全面落水”,这才是最值得关注的点。网友评论,这让自己对杨浦这个地方感到不安全。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因为女人在这环节里真的是最苦的工具人。早上的报道里说,里面还有发现了疑似女生抄写的宋词《临江仙》,她们都是很好的女生,被卷进这种事情。偏偏审判的时候,判她们,比判这些龟孙公狗种猪判得重多了,因为那个法官也有问题,后来也被抓了起来。
到了晚上,自媒体标题,开始用“性奴”赚流量,说一男子在上海圈养几十名性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av剧情。这下好了,公职人员犯罪者全隐身,新闻继续性化她们,仿佛一桩与政府无关的极小概率民间雄性猎奇犯罪。

Jusang boosted

pca.st/episode/fd38322b-9d47-4
「文学的不及物程度和极权程度是高度相关的。」
之前看到象友提到,《你一生的故事》(及其影视化作品《降临》),很可能是女主并未获得跳跃时间的能力,而是在学习了七肢桶语言后,对时间的感知不再是线性的了——她仍然以线性的方式生活在线性的时空里,但她对这些经历的感知却不再是线性的,就像POI S5中TM重启后丢失了时间戳、对主角团的认知变得混乱了一样。

这一说法非常有启发性,给了作品新的深度。这同时也让《你》的故事和《undone》产生了某种相似性——在外人看来世界也许是线性的,但主角的个体体验却是片段式的、混杂交织(而且远不是「一个环」这么清晰单纯)。

#

Jusang booste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刚刚看到有象友发嘟分享资料时使用的是wormhole,和WeTransfer一样是有时效分享文件的工具,测试一下发现非常好用,跑来做个安利。
wormhole.app/
优势:所有文件全部采用128位AES-GCM进行端对端加密,单次分享文件最大可达10G(WeTransfer免费版2G)。时效可能是下载量而不一定是时间。

不足:没有WeTransfer那样多文件一次分享的功能,每次只能上传一个档案,不会将文件替换成zip压缩包。分享时效最长只有24h/100下载量,可能是按最先达到的为终止。

特殊情况(根据FAQ页面):
对于最大 5 GB 的文件,会将文件存储在服务器上 24 小时。对于大于 5 GB 的文件,将使用点对点传输将文件直接从浏览器发送到收件人。 因此需要保持页面打开,直到收件人下载文件。

和WeTransfer一样都有app也都没被墙,大家使用愉快!附上测试截图。

Jusang boosted

微博上搞了个“为什么主旋律电影能有高票房”的热搜title,给我的感觉就是在问“为什么中石油中石化连续多年名列世界五百强企业前五”(x)
毕竟连澳门开赌厅的都知道投资主旋律电影稳赚不赔啦。除了主旋律电影,现在各机构学校单位敢组织群体性观影活动吗?而且也就主旋律电影能大大方方纳入非电影专业(很快轮到影视相关专业咯)的教学内容(虽然只能夸夸啦)里,其他的怕是连讲师带课程一起被举报“夹带私货”啦。而且你主旋律电影在影院排片和宣传里享受的那是祖宗级别的待遇,无论给不给够宣传费都得帮着吆喝啊。
更何况对主旋律电影基本只能有一种声音,普通公民批评别的电影不用担心被官媒挂出来示众,不用担心被“依法刑拘”,不用担心搞个二创同人剪辑都被骂“辱华辱英烈”轻者举报重者被告啊。当然想要骂主旋律电影,唯一的方式就是抢先抱住nationalism大腿,痛骂制作方“拍得侮辱了主旋律/英烈/国体”,除此以外那是不能骂的了。

Jusang boosted

PRC 14亿人24小时不间断产生数据,如果真的只靠一个防火墙形态的数据过滤系统,那么哪怕是本国每年数万亿级别的公共安全支出投入也是杯水车薪。所以GFW、审查系统唯一可以保证其效力的形态,就是将自己的触手分散到所有数据的产生地,就像hydra一样。

审查系统不需要自己审查所有企业,它只需要通过法规和命令将审查责任下放,企业自己为了生存就会开发和采购内容过滤系统,而人力和资源成本自然由企业自行承担——这也是为什么不同企业的敏感词库千差万别,因为没有任何公开规定要求哪些内容是必须过滤的,只有形如「危害国家安全」的含糊描述,留下巨大的想象和发挥空间;

审查系统不需要逐条过目——它的目的不是「让符合要求的内容得以通过」,而是「让不符合要求的内容无法传播」。这就给了审查行为以灵活性——在平时不敏感的内容,某些时候可以变成敏感;而风头过后,限制又可以悄然解开,留给后来者无从揣测的玻璃穹顶,更增震慑。

审查系统的终极目的不是「什么可以说」,而是在表达者心中建立恐惧感,从而利用生物自保本能形成「什么不能说」的自我审查机制。

为了 public interest,本嘟文以 CC0 授权

Jusang boosted

还记得我说「GFW是一套分布式系统」吗?
而这套系统的新组件,就是当下全国范围内正强制公民安装的「反诈app 」
m.cmx.im/@koshiro/107352984035
全国的网络使用者产生的数据增量是指数级增长的(还记得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吗)
只靠「有关部门」去砸钱扩容GFW是远远跟不上审查需要的
所以必然的手段就是将监控和审查机制从网络骨干向终端移动,也就是在数据的产生地——公民的设备上进行审查和过滤。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各地公安机关这么迫切地要提高国家反诈中心app装机率了吗?

Jusang boosted

众所周知桑爷是个超级影迷,阅片无数品味独到还很喜欢按头给人安利电影(?),看到一份他的私人最爱片单,里面可能我也就看过十部,有些非常惊喜的,比如哈特利的《傻子亨利》,也是我特别特别喜欢的。

此生想要做一个桑爷这样的影迷。

#StephenSondheim

twitter.com/J_fassler/status/1

Jusang boosted

与微博等一切商业社交平台保持适当距离的第N个理由:

「微博的阅读量和互动量越高,我的工作就越出色,领导对我就越满意。那么,如何发出微博获得数百条评论,或是获得成千上万的按赞,甚至登上热搜榜单呢?工作数日后,我发现了诀窍:单条微博的点赞数是微博原文点赞数和评论区点赞数的累加,而评论区网友语言激进,获得的点赞数甚至要比微博原文更多。如果想要让总点赞数飙升,就需要引发网友讨论甚至骂战。通俗地讲,就是煽动对立。」
「除了官民对立之外,一切都可以煽动。男性与女性,企业家与工人,狗肉爱好者和动物保护论者,甚至北方人和南方人,让他们吵起来就是我的任务。其中男女对立是最安全、效果最好的。我一般先发一条男性杀妻新闻,女性用户便蜂拥至评论区,批判“蝈蝻(大陆女性网民对部分男性的蔑称)”的恶劣行径。过几个小时,我再发一条女司机交通事故新闻,男性用户便无所不用其极地嘲讽、侮辱“女拳(大陆男性网民对女权主义者的蔑称)”。有时人们会在评论区爆发骂战,互射的子弹就是我月底的绩效。」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12

周六醒来看到第一条消息是桑去世……

Jusang boosted

女子网球协会主席真的硬气。

今天细看了一下,发现WTA至少1/3的收入都来自于中国。这两年由于疫情,大型比赛不能照常举办,整个体育行业都收入都有缩减,盈利压力按说比往常时候都大。这个时候敢和手握三成业务的金主叫板,不管是不是纯为了原则,都让人肃然起敬。
(1/3这个占比有多可怕呢,很多消费品牌对中国市场的依赖都没有这么高:新疆棉全网封杀各大品牌之后,最慌+最试图挽回局面的阿迪达斯,25%收入来自中国;耐克稍好一点,中国收入17%,远低于北美占比;最不慌的H&M,中国收入只占5%)。

除了眼前的盈利压力,new yorker的一篇文章还指出了WTA更深远的潜在困境:WTA的两个诉求CCP大概率不会满足。真的硬气撤出中国市场了,WTA就此变成一个叫板审查制度,重视米兔运动的灯塔,然后呢?审查制度不是中国的独家特产,WTA过去在俄罗斯和卡塔尔都举办过巡回赛,还在新加坡办过决赛。如果这次交涉真的变成了一次强硬的叫板审查制度,其他的专制国家会不会都对与WTA合作有顾虑?如果搞砸和这些国家的关系不仅会有经济损失,对网球这项运动推广也是巨大的打击。
再进一步说,如果下一次这种丑闻出现在WTA的其他体育同盟中呢?远的不说,男网ATP拖了一年多才开始调查兹维列夫的性侵案,但是ATP在彭帅事件上又是坚定支持WTA的哦。

单个的品牌/机构要以一己之力对抗专制机器,成本真的太大了。非常非常佩服WTA的主席Steve Simon,希望更多行业机构能有更多像他这样硬气的人来一起分担这份成本,不要让他一个人成为殉道者。

Jusang boosted

一年来最让我觉得恐怖的一起性别暴力事件是南京洪某唆使两男子在云南杀害其女友李某的案子(即媒体通报的“南京失联女大学生遇害案”)。
这个案子是当前社会父权性别暴力与nationalism共谋的冰山一角,媒体原标题为“'南京失联女大学生遇害案'细节曝光:无业男友借口‘危害国家安全’,指使小弟将其杀害!”犯罪者洪某本是南京当地一水弹枪俱乐部会员+军迷,在朋友圈经常炫耀枪支和格斗技能,长期谎称自己是国安保密部门的工作人员,并且因此获得一票小弟的信赖和本案被害女生的青睐(甚至长期被他pua精神控制,承担大部分开销都心甘情愿)。这种nationalism与阳刚气质的混合产物,已经成为其社交圈内普遍公认的人格魅力。
他先以处理公务为名,将女友李某骗至偏僻的云南边境;又借口李某掌握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唆使小弟张某、曹某(其中一人是辅警)杀害李某。当时在他们密谋的群里还有洪某的另一小弟祁某,他虽然没有参与凶杀过程,但后来受洪某指使去现场进行二次破坏并偷盗夜视仪。在去年八月洪某落网后,洪某的拥趸中还有对他国安人员身份深信不疑的,并且希望继承洪某的精神衣钵。
这起案件不仅是性别暴力事件,还反映出在nationalism与patriarchy共谋下,隐藏的father state暴力逻辑。只要一个人被判定为莫须有的“危害国家安全”者,无论是否有确凿的证据,对ta行使暴力的人是否有相关的职权,行使暴力是否有正当的程序,剥夺这个个体的性命都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并且在authoritarianism的渲染下,这样的私刑逻辑是可以接受的,是为了大局“宁可错杀,不可漏放”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对这起案件感到不寒而栗,在我看来荒谬的逻辑和行事,在潜在的刽子手眼中是可以合理化其暴行的主张。

Jusang boosted

我父母在57岁时,因我是跨性别,认为我不能算作人,于是在广东代孕一对龙凤胎。最近从亲戚处得到消息让我避一避,他们已确定继承人没问题了,要弄死我。我在试图办理护照异地拉户口本时发现有代孕,然后得知“继承人没问题”的意思。我已和他们没有联系三年了,已手术改证,经济完全独立。他们不让我迁出户口。我爸的说法是这是我绝经7年,52岁的母亲专程去广东生的。

我父母在知道我是跨性别后立刻完全断绝来往,近5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家。他们在北医六院殴打医生,并有数次试图抓我的行动,如在杭州调动两面包车特警围我租住的楼(港湾家园2号楼)。均有记录,他们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默许或者不激烈反对,从来没有妥协过。

我爸曾经在饭桌上吹嘘他让金星这个人妖滚出浙江。好像对跨性别有特别的厌恶。他是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的党组副书记单烈,所以能够调动电视节目方面的人员。

他要弄死我的原因是我会对他代孕的子女造成不良影响;同时他对我老家方面的亲戚一直以来的对我不回去的说法是我死了,如果我活着会让他在老家颜面扫地。他现在突然要弄死我的原因,亲戚那边是说现在能确定代孕的婴儿健康了,我猜测也有要在失去实权之前做的原因。

Jusang boosted

绕的有点远了,让我们回到我们的出发点,JK罗琳提出的「『女性身份认同』遇到威胁」的问题。
所以,「什么是女性/男性/性别」?
如果我没有在上面冗长的介绍中丢掉你的话,你大概已经意识我要说什么了——从生物学上,并不存在某种可以干净利落地划分性别的手段。如果有,那么就是我们人类对自己的研究还不够透彻。

JK罗琳发推说:「如果(生理)性别(sex)不是真的,那么全世界女性的存在就被抹去了。」
twitter.com/jk_rowling/status/

不是的啊,罗琳。生理性别(sex)始终是真的,它是建筑在实在的生物学基础上的物理性质,没有任何人要否定这一点。

只是,将什么样的生理性别定义为「男性/女性/其他」,答案从来不是固定和明确的。

让我们代换一下——我们说金发蠢黑发狠红发疯,难道全人类的发色都集中在这几个格子里吗?不是的吧?如果你能明白,人的发色作为一种形状,其分布是连续的,为什么无法理解人的另一种生理属性——性别,其分布也是连续的呢?

到底是谁在将女性禁锢在名为「女性」的人造牢笼里?

Show thread

之前还看到对戴森的吐槽,把各种小家电重做一遍upgrade一下并以十倍起的价钱卖出去

Show thread

so called新消费真的很会卖概念,like本质上咖啡里冻干是高级速溶,内衣里热皮/德绒/各种保暖黑科技是改性腈纶,技术上当然是比普通速溶和腈纶更好成本也更高,但性能的提升真的有到可以卖这种价位的程度吗……

Show older
Mastodon

lor.sh is yet another mastodon instance.